Annie 小婆婆札記: 【佳文共賞】懸絲傀儡

Annie 小婆婆札記

Tuesday, August 22, 2006

【佳文共賞】懸絲傀儡

中時人間咖啡館/三少四壯集

身體的懸念/張小虹【摘錄】

今年夏天的東京確實不一樣,房子不再只是房子,身體也不再只是身體。

佛教法門中有所謂的白骨止觀,觀想身體血肉化為白骨,色身感覺如行屍走肉,以「塚間修」參悟肉身之虛幻,人生之無常。


文學裡也有美人白骨的典故,《紅樓夢》中的賈瑞迷戀鳳姐美色,跛足道人相贈風月寶鑑,正面一照,美人盈笑,背面一照,骷髏一具。但在未來科學博物館的人體骨骼模型(名副其實的白骨一具),讓我想起的不是佛門禪修的白骨觀,也不是文學中的「黃沙枯骷髏,本是桃李面」,而是太極拳修練過程中的白骨想像。

打太極拳,為何需要三不五時參考一下醫學人體模型、翻看幾回解剖學圖鑑呢?打太極拳,為何需要將身體想像成一具懸吊著的白骨呢?大抵都還是希望透過身體意象的由實轉虛,幫助放掉肌肉力(去血肉的減法),白骨想像或許就成了身體進入虛無鬆淨狀態的階段性任務之一。

而太極拳白骨想像中的頭頂懸吊,呼應的正是拳經拳論所提及的「
虛靈頂勁」。教我太極拳的張老師做過一個生動的比喻:「虛靈頂勁」就是脊柱微微向上舒張,頭頂像是由一根極細的髮絲牽吊著,全身像是一塊布,攤掛在脊柱之上。

特別歡喜這個身體譬喻,做了好多年的時尚研究,總是把目光放在身體之上的那塊布,根本忘記身體本身作為一塊布的可能,鮮少穿皮衣的我,原來時時都穿著「皮衣」,而脫下「皮衣」的身體,不就是白骨一具嗎。

當然更喜歡這個譬喻中的「懸絲」意象,以前練芭蕾舞,也需要想像頭頂有細線拉懸,但重點在脊柱的向上延伸不在身體的鬆垂,而芭蕾舞的「懸絲」,讓脊柱拔直的同時,也讓重心上提,但太極拳的「懸絲」卻是在「虛靈頂勁」的同時,還要「
氣沉丹田」,讓海底會陰與頭頂百會連通一氣。

2006.08.23

Labels:

♡♡ 加入書籤.網摘分享: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

posted by Annie Chang at

0 Comments【留言迴響】

Post a Comment

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[Atom]

Links To This Post【引用連結】

Create a Link

<< Home【回首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