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nie 小婆婆札記: 【台灣生活】從校園霸凌想起少年時

Annie 小婆婆札記

Wednesday, December 29, 2010

【台灣生活】從校園霸凌想起少年時

Hallmark
校園霸凌(school bullying)事件經由媒體報導後,愈來愈受到重視。

>.^

《自由時報》我在教室,你在哪裡?
【點選上圖可連結至所摘錄之網頁】

台南李慧玲老師在《自由時報》發表一篇《我在教室,你在哪裡?

通篇押韻,流利順暢,將現今教育亂象,無論是家庭教育、學校教育還是社會公德教育,切中要害,言簡意賅。

教育體制,包括:學校教導、輔導和訓導,以及通報處置和不體罰之配套措施等等,當然還包括教育當局、師長與家長的心態、觀念與執行都得一倂通盤檢討與改進。

Plurk - Annie Chang
【點選上圖可連結至所摘錄之網頁】

小婆少寫了「部落格」文章,大多數的時間都黏在「噗浪(Plurk)」,記錄生活點滴與見聞。於是乎將李慧玲老師的這篇「轉噗」引薦,不禁讓小婆憶舊了起來。

在民國六0、七0年代,小婆唸的是大直國小與北安國中,慶幸台灣當時的校風純樸,至少小婆是這麼認為。

台北市中山區大直國民小學
【點選上圖可連結至所摘錄之網頁】

印象非常深刻的是,國小畢業當天有同學向小婆通報(希望不要告訴班導),班上部份男同學要在放學後,和校外的國中生打群架!

我們這群同學是同班兩年,小婆也身為班長三個學期(原來非常受歡迎愛戴的女班長在五年級上學期結束後移民美國,所以副班長小婆就被替補選為班長),平時當小老師,也幫過資質反應較為緩慢的同學,小小作弊,讓他們幾位至少可以小學畢業。

小婆得知後,立即要全班(當然包括這幾位男同學)留在教室裡,敘舊話別(備有零食飲料),間接也提到放學後打群架的事,希望他們不要在國小畢業當天就掛彩,鼻青臉腫事小,頭破血流更糟,讓父母和師長難過,不是件有義氣的事!至少小婆當班長的權限還有一天,希望他們能聽勸。

小婆是最後一位離開教室,發起打群架的男同學是倒數第二位離開,轉過頭來和小婆說:「這場架還是會打!看在妳的面子,改在下禮拜。」「下個禮拜我不再是你的班長,但希望是你的朋友。希望你好好想想,拳頭不能解決所有的事。」

台北市立北安女子國民中學
【點選上圖可連結至所摘錄之網頁】

國一採考試能力分班,一至五班為前段班,六至十班為後段班。小婆那時在一年三班,到現在還留有同學送小婆的手繪漫畫(就是那種眼睛大大會發亮的少女頭像)、用彩色塑膠吸管做的粽子和去海邊撿回來的小貝殼。

升上國二後,督學嚴查,教務處將前後段班的同學各半互換,小婆被分到最後一班。平時仍發揮雞婆刀馬旦的個性,小老師也好,清掃範圍是隔壁的廁所也罷,和同學相處非常融洽。其實有些同學的資質聰穎,反應很快,可惜的是之前沒有人肯花時間陪讀,導致學習進程差了一截,多陪跑幾步,她們肯定會跟了上來。

到了國三,學校鑒於升學率壓力,悄悄地又將全校成績較優秀的同學集中在八班和九班,前七班平均打散,十班則是較多不想唸書的。我們都得留校自修,班導幫全班訂購牛奶和麵包,至少七、八點鐘才准放學回家,期間看書考試,看書考試,看書考試,……,活像個考試機器,似乎被訓練成看到題目,就自動會寫答案一樣。我們班上的英文小老師還曾罷課一個禮拜,以示抗議!連英文幾乎都考滿分的傢伙都受不了了,我們這些每天幾乎都被打手心的(那時我們流行在手掌心抹面速力達母,現在改名叫做曼秀蕾敦),仍是咬著牙,繼續煎熬。

當時只有一種想法:班導也是恨鐵不成鋼!考完聯考,就解脫了。

有晚,小婆被十班的同學在回家的路上堵到,想K小婆,起因是班導嫌十班太吵,去糾正,變成我們這些學生遭殃,我們這些升學班的讓她們很沒面子。好哩佳哉有位大姐頭經過,擋了下來,還說:「別惹她們,就讓她們安心唸書。」

天色已暗,不知出手相救的大姐頭究竟是誰,會不會是國二時一起掃廁所的同組同學?還是曾一起跑過大隊接力?還是曾幫她解過數學題?

當時小婆根本不知害怕,瞬間發生,立即結束,腦子裡只想趕快回家寫作業和看書,明早七點前若沒準時進教室,要被罰站一小時。

Hallmark
生活像緊繃的弦,隨時都可能斷裂。

八班和九班兩位班導的心情也不好過,壓力也沒比我們這群學生小到那兒去,相互競爭,教務會報一旦得知成績後,接下來又是一連串的體罰和考試。我們班還曾因為地理考輸九班,班導一氣之下,把地理老師訓斥一頓,除了自己教的數學之外,其餘科目的加強全包了,甚至音樂課、美術課和體育課這種聯考不考的時段都想侵佔,還是教務主任的一句「學生身心平衡健康,才會考出好成績」才作罷;不過,仍有幾次被她協商搶灘成功。

我們班高中聯考升學率百分之百!

全班四十二名同學,廿八位考上北一女,七位中山,七位景美。班導雖然經此一戰,成為名師,但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。有一陣子班導對我們慈眉善目,輕聲細語,笑臉盈盈,同學間就謠傳班導懷孕了!但過沒多久,又恢復戰鬥營冷酷的備訓狀態,我們臆測可能壓力過大,胎兒沒保住,小產了。

到了高二之後,各校各有一位同學,北一的留級,中山的退學,景美的休學。適應不良是主因,國中班導將所有的念書與考試都安排得妥妥當當,一進高中,老師們不再像國中班導這般亦步亦趨,嚴逼體罰,頓失方向與重心。

Hallmark
學校教育的教導、輔導和訓導以及家庭教育都很重要,不可偏廢哪一方,否則學生只會無法無天,「只要我喜歡,有什麼不可以!」

班風很重要,小老師制度也很有效果,這些都提供給還在為教育奮鬥的老師和同學們參考。

好好珍惜人生中在校當學生的求學時光!

>.^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◎ 延伸閱讀 ◎

請逕行點選下面相關文章標籤。

Labels: , , ,

♡♡ 加入書籤.網摘分享: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

posted by Annie Chang at

3 Comments【留言迴響】

  • 現在我只要看到「霸凌」這兩個字就皮皮挫~想到年輕的生命莫名其妙就被堵被凌辱真是心疼!!

    我們年輕時的霸凌,可能只是言語上的嗆聲恐嚇,或者頂多也是不爽一對一對著幹;像現在動不動就「多對一(大欺小)」的恐怖霸凌真的是很無語,唯一能慶幸的是自己沒有遇過霸凌,孩子們也都大了,很ㄚQ啦!

    By Anonymous 小行, At 12/29/10, 3:38 PM  

  • 小婆新年快樂,寄來的mail收到了,可是我們家兩隻都是牛啊
    真是西牛照角

    霸凌其實一直都是常態,連多啦ㄟ夢裡不是也有胖虎嗎
    痞子當然也有過被霸凌的經驗,只是還算驚險過關啦

    By Anonymous Anonymous, At 1/3/11, 3:01 AM  

  • 新年快樂阿~小婆!

    我們果然是同代的
    你說的都讓我很有感觸
    只是我從小學三年級開始一路都是念特殊班級
    很少有機會真的碰觸到所謂的後段班
    但這教育的問題是一直都存在的

    By Blogger Je, At 2/10/11, 12:12 AM  

Post a Comment

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[Atom]

Links To This Post【引用連結】

Create a Link

<< Home【回首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