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nie 小婆婆札記: 【佳文共賞】黃昏幻影

Annie 小婆婆札記

Tuesday, October 24, 2006

【佳文共賞】黃昏幻影

中時人間/三少四壯集

黃昏的幻影/鍾怡雯

黃昏時分。

一天當中最百無聊賴的時段。

開機一天的頭腦疲乏了,工作效率降低,心情和能量跟著天光一起暗淡。如果恰好那天應該完成的事情仍在進行中,或更糟的剛起步階段,這溫柔的閒散時光便成煎熬時刻。大多數的廚房此時正在煎煮炒炸,空氣中浮動油氣菜香。


我也在煎熬,被另一個工作狂的自己譴責效率不彰,被時間追趕著逃到日暮的死角

從前不是這樣。

從前我非常期待日落,期待太陽緩步走到左前方的油棕園之上。

午睡的、寫功課的、不准曬太陽的,或者被各種各樣藉口囚禁的小孩子,全都傾巢而出。吆喝小孩、水牛、羊群或狗的不同語言和聲調,在向晚的蒸騰空氣裡起落。咖哩的、清湯的、帶著魚或肉的、酸辣或嗆辣,油煙、氣味和聲音在混聲合唱,被禁錮了一日的歡樂氣氛,在黑夜來臨之前的黃昏時分,突然全獲解放,
以人間的喧囂為將盡的一日畫下句點

那時我非常迷戀黃昏。

日暮之際,人和物暈染著時間的光暈。

天光雲影在短暫的讀秒中演示瞬息幻滅,艷金、古銅、橘紫、芒果黃、柿子橘、辣椒紅、葡萄紫,或者把所有暖色系攪到一起,層層疊疊暈染出赤道的秘艷色塊,再瞬間成羽狀散開。黃昏的顏色全是華人稱為「吉林色」的印度人愛用色。草地、樹和人全染成紫紅或橘黃,散發著神的色澤。
人站在霞光裡,變得很謙卑

那千金散盡的氣勢,推到極致的瑰麗,神的降臨。

你以為那顏色今天用完明天就沒了,因此心裡格外依依不捨。然而千金散盡還復來。明天又來了。再怎麼揮霍都還是源源不絕的流瀉。一切如夢幻泡影,夢幻泡影之後竟然還能生出夢幻泡影,那是怎麼回事?我對晚霞近乎膜拜,沐浴霞光之中彷彿感染神蹟。曾經夢見火紅色雲塊從天墜落,就橫在大門口,那細紋和質地,近觀像父母親結婚時厚重的大紅絨布被。伸手去摸,卻又硬又脆,視覺和觸感落差雖然發生在夢裡,卻真實異常。醒來時我恍然大悟,原來如此啊!


黃昏的夢幻泡影。

母親留給我的黃昏形象,一直是端著碗菜飯,邊跟鄰居的阿嫂們聊天,邊餵小弟或小妹吃飯,當他們還小時。先是糜粥,後來是飯,從熱吃到涼,沒吃完的最後餵貓餵狗。小妹小我十歲,小弟則是十二歲,且農曆生日跟我只差一天。我對他們小時候的長相、行為以及習性等芝麻小事記得特別清楚。都說長姐如母,我確實常常取代母親的角色,黃昏時分不在廚房,便是扮演母親,追逐著小妹或小弟,想辦法把食物哄進他們的嘴裡。

對我而言,小孩有兩種,一種好餵,一種不好餵。兩個小的都是後者,他們邊吃邊玩,折竹枝打狗,採指甲花、低頭拔草心釣草地裡的大黑蟻,硬是把一口飯含著,腮幫子鼓著,不吞就不吞。
晚霞從芒果黃換成爛柿子橘,再換成濛濛的湖水藍。還有大半碗。再玩,天就要暗了。天暗之前得把棲在紅毛丹樹上的雞隻趕進雞窩裡,菜園要灑水,唸下午班的妹妹一到家,就要開飯了。

後來讀到劉半農寫的《一個小農家的暮》,非常喜歡,並非它寫得多好,而是那詩的乾淨和安靜,保存了棲止的時間,沒有被文明驚動的田園。


灶的火光,女人的青布衣裳。

素樸的對比,單純的物和人,勾勒出即將安歇的暮色

我沿著詩的路徑返回華美的赤道之暮,在夢幻泡影中,觀望著泡影夢幻。

Labels:

♡♡ 加入書籤.網摘分享: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

posted by Annie Chang at

0 Comments【留言迴響】

Post a Comment

Subscribe to Post Comments [Atom]

Links To This Post【引用連結】

Create a Link

<< Home【回首頁】